发行商Devolver Digital官推宣布,《糖豆人:终极淘汰赛》的Steam销量已超过700万份,本作也已成为下载最多的PS+游戏。恭喜《糖豆人》制作方,这个成绩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了。

《糖豆人:终极淘汰赛》由Mediatonic开发,在本月4号正式登陆Steam和PS4平台,Steam售价为58元,PS4平台则是直接加入了本月会免游戏。游戏上线后就非常火爆,连续三周拿下了Steam一周销量排行榜的冠军,并且维持着“特别好评”的状态。

素材:《人民铁道》报业有限公司青海记者站(青藏集团公司融媒体中心)

文字:李宗仁 赵风斌 达珍

打包,这个小小的消费习惯,也成了代代相传的生活态度。

很多时候,我感到对家人愧疚,但我是共产党员,就得讲奉献。

“我刚到拉萨时,儿子还不到1岁,现在他都上高一了,个头比我都高。”说起儿子,张卫东既自豪又愧疚。每年寒暑假,也是拉萨进出藏物资运输最繁忙的时候。在拉萨的15年间,张卫东几乎没带妻子儿子出去旅游过。他只能将愧疚深深埋在心里,用成绩来回报家人。

倡导打包,是餐厅和消费者共同践行餐饮节约的一个重要方面。“粤菜讲究新鲜,堂食吃完肯定是最好的。”冯明华说,从点菜开始,餐厅就会营造倡导餐饮节约的氛围。服务员会在一旁根据客人数量推荐适合的菜量,并提醒不用点太多,以免吃不完浪费。

按规定,张卫东在拉萨连续上班45天,便可回西宁家中休息15天,但因工作繁忙,他在拉萨连续上班的最短时间都超过3个月。2015年4月,日喀则因尼泊尔地震受到影响,大批救援物资抵达拉萨。时任车间主任的张卫东带领职工昼夜奋战,4天4夜装卸救灾物资651车26757吨。为确保后续救灾物资及时发出,他在拉萨西站货场连续忙碌了8个月。2017年7月,他被抽往洞朗地区助勤,在荒无人烟的高原戈壁。他每天只休息四五个小时,近5个月未与家人见面。

《糖豆人:终极淘汰赛》未来也将推出手游,bilibili游戏已成为大陆地区正版手游的独家代理商,并已经开启了预约。

1990年,刚满18岁的张卫东应征来到青海海晏,成为一名武警战士。经历短短一个月的摸爬滚打,他便获得全连体能检验、列队训练、负重越野等综合技能竞赛第一名。此后,张卫东被推荐到青海武警指挥学院进行重点培养。半年后,他捧着战术、刺杀、搏斗等13项比赛的嘉奖回到部队,在同批入伍的战士中最早被提拔为班长。

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:糖豆人:终极淘汰赛专区

针对不同的消费者群体,陶陶居也会采取不同的推荐方式。如果是亲友聚餐,服务员会提醒消费者少点一些,不够再加。如果是商务宴请,则会推荐按位上菜。“现在菜单里我们增加了按位上菜的比例,也会根据客人的需求提前分餐,更好地避免浪费。”冯明华说。

图为比赛现场。赛事组委会供图

经过多番较量,英冠润滑油DRS飘移车队99号车手王祺获得超级杯冠军,猛狮润滑油飘移车队90号车手张盛钧获得超级杯亚军。赛轮轮胎飘移车队92号车手童令,四川红区飘移车988号车手董祥富分别获得新星赛公开组、中级组冠军。

脱下军装穿上路服,我不能忘记初心,要不怕吃苦、勇挑重担。

高原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希望村民兄弟都能享受铁路发展带来的红利。

在广州酒家、陶陶居等老字号餐厅,每张餐桌上都会摆有公勺公筷。何艳芬介绍,广东的公勺公筷制度推行较早,这样既保证了食物的卫生,客人打包的意愿也会更强。尤其是疫情以来,公勺公筷制度在餐饮行业更广泛地推开,进一步培养了更多客人的打包习惯。

让人欣喜的是,打包的风气带动了更多地方食客观念的改变。“陶陶居开到广东省外的时候,一开始当地客人会点很多菜,也不太主动打包。我们的服务员会及时建议他们把点心之类的菜品打包带走,慢慢地全国陶陶居门店的客人打包意识都有所提升。”

2014年底,张卫东被破格提拔为拉萨西站货运车间主任。他大胆首推24小时服务承诺,为货主们随时提供服务;建起货主微信群,向他们动态发布车皮信息;设计专门的提货证明表格,为货主提供提前提货服务;随时掌握列车运行时刻,提醒货主及早提货。这些措施很快取得了效果,拉萨西站货场货物进出更加顺畅,许多企业纷纷找上铁路寻求合作。目前,拉萨西站已与当地16家企业和50多家物流公司建立了长期业务关系,货物年发送量由最初的5.56万吨增至55.19万吨,真正成为藏区物流运输的“领头羊”。

消费者在点菜中愈发理性,但是也免不了出现一些菜品的剩余。“当客人吃饱了,其实剩下的菜色还是很好的,我们都会建议他们打包回家。”冯明华说。

张卫东的上衣口袋里,装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日记本。专用线到达敞车数量、专用线停放罐车数量等信息,他都一一写在本上、记在心里。

“张师傅管理货场后,取货时间大大缩短。”说起张卫东,成都一家物流公司的负责人竖起大拇指。

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,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。

“大马力赛车在这个赛道上不见得能发挥出它的优势。本次比赛的赛道很窄,冲击力很大,所以对车手而言非常具有挑战性。”获得超级杯冠军的车手王祺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如果要做出完美的动作,车尾巴几乎是扫了墙走的。所以我们技术团队也是在研究了第一天的路线后,对车辆进行了一些调校。我的赛车加装了偏时点火,这样才会补偿低转时,发动机低扭不足的问题。”

如今,色玛村由村民自办的物流公司达30多家,村民自建出租的仓库、车库达400多间,餐馆、茶艺馆、超市等也如雨后春笋出现在村中。村民的月收入提高到人均1.5万元以上,真正迈入了“小康村”的阵列。

图为比赛现场。赛事组委会供图

色玛村是拉萨远郊一个半农半牧的藏族村庄,曾是当地有名的贫困村。当货场开始运转时,村民们只是偶尔前来好奇观望。彼此熟稔后,张卫东找到了尼玛和村里几个头脑活泛的年轻人,帮他们牵线搭桥,找来物流经验丰富的几个成都老板,建起了第一个村企“振通物流公司”。短短几个月,他们的生意就风生水起,而货场的货物流转也开始变得顺畅起来。

“现在,我们色玛村家家都住上了新楼,开上了小轿车,这跟张书记的帮助是分不开的。”尼玛认真地说。

广州酒家通过菜色调整让顾客既能吃好又能节约。“就餐人数较少的情况,我们会推荐他们半份拼半份。比如半份烧鹅拼半份烧肉,这样他们既能吃到我们多种招牌菜,也不必担心量大吃不完。”何艳芬说。

身为餐饮行业从业者,何艳芬在店里倡导顾客餐饮节约,而身为一名母亲,她也很欣慰看到自己的孩子有了餐饮节约的意识。“现在出门吃饭,孩子会主动说,妈妈,咱们少点一些不要浪费,剩下的菜打包带回家。”何艳芬说。

2020年农历除夕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。张卫东接到单位的电话,没顾上跟家人吃顿年夜饭,便火急火燎地赶回拉萨。一到车间,他立刻成立疫情防控党员突击队,为货主们量体温、办手续、分发疫情防控宣传册,一待就是4个多月。

据赛事主委会介绍,本次比赛场地是一条笔直的双向四车道,加上两侧的防护墙,可利用的实际宽度只有13米5左右。“七、八百匹的大马力赛车,还要在这样的赛道做出很多飘移动作,可谓是有史以来最难的一站比赛赛道。”赛事新闻官王晓东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,中国汽车飘移锦标赛分站赛,参赛车手规模在40至50名之间。而本次比赛,参赛车手则是达到了61名,“这也算是中国汽车飘移锦标赛有史以来参赛人数第二多的分站赛。”

中国汽车飘移锦标赛,是经过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批准,并列入年度全国体育竞赛计划及中汽联赛历的国家一级赛事,已在全国各主要城市成功举办了超过50个城市的分站赛。本次合川站的比赛,包括三场赛事,分别是中国汽车飘移锦标赛的新星赛、超级杯,以及重庆市汽车飘移系列赛。此外,2020中国·合川天顶汽摩酷动嘉年华也在赛事期间同步举行。

“广东人一直以来都有打包的习惯。”广州酒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体育东分公司店长何艳芬说,多年来在广州酒家,如果餐桌上有吃不完的食物,大多数客人都会选择打包带走。在陶陶居雅园分店,总经理冯明华说,九成以上的客人都会选择打包,“我们也一直鼓励和建议客人打包。”

每天太阳刚刚升起,紧邻拉萨西站的色玛村便开始了一天的喧闹。临街的商铺前,各色车辆往来穿梭,村口,一座挂有“振通物流公司”6个大字的三层小楼显得格外抢眼,经理尼玛总是在门前笑呵呵地招呼前来问询洽谈的货主。

2005年10月,张卫东参与了第一批通过铁路运输的援藏物资装卸工作。在简陋的拉萨西站货场,看着站台上堆积如山却迟迟无法出场的货物,他陷入焦虑。“如果拉萨西站发生货物积压,就会影响到整个青藏铁路的物流进度,要想办法压缩货物在这里的停留时间。”思虑再三,他说服妻子,申请到拉萨西站上班。

2008年,张卫东担任拉萨西站货运丙班班长。在他的带领下,丙班每日的装卸量一直超过其他两个班组的装卸量总和,至今仍保持着拉萨西站开站以来最多35车的日装卸纪录。他总结提炼的货装、调车、货主“三位一体”生产组织法及叉车托盘配合人力装卸方法,将装卸效率提升了30%。

阿旺是村里一家物流信息部的经理,此前,他主要靠替货主跑腿取单子、联系货车来挣钱。经张卫东多次引导,他终于下定决心,用货场征地补偿款开办了村里第一家物流信息部。不出5年,他盖起了3层小楼,电瓶车也换成了越野车。

入路28年,弹指一挥间。第一次来到黄沙肆虐的戈壁荒漠时,许多人选择了离开,但20岁出头的张卫东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留下,理由非常简单——能在高原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他用28年如一日的执着坚守,在雪域天路谱写着自己的奉献之歌。

“大件货物装卸不能有丝毫差错,就像部队战士正步训练一样要求细致。”张卫东说。

1992年底,张卫东告别军营来到格尔木车务段,在戈壁荒漠一步步从扳道员、货运员干到车间主任、党支部书记。在夜以继日的努力下,无论是学徒的定职考试,还是技能鉴定、技术比武,他的成绩都稳居全段前三,逐渐成为全段大件货物装卸技术的领头人。

为了更好地与货主和村民交流,一有闲暇,张卫东便来到色玛村,一边了解运输信息,一边跟村民学说藏语。现在,他已经能用流利的藏语与村民交流,村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“宁乜瓦(藏语,为贴心之意)”书记。

从1992年走出军营、踏入铁路至今,张卫东在雪域“天路”发出光和热,获得青藏集团公司和拉萨车务段先进个人、优秀党员、优秀党务工作者以及西藏自治区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。

“没有铁路,没有张书记的帮忙,就没有我今天的好生活。”2018年底,在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采访时,村民阿旺这样说。